名言名句
应有尽有

仰天大笑出门去 仰天大笑出门去

仰天大笑出门去

轻漂亮 、 风情万种 。最 后商定 ,   由

检 阅台 , 台上 张灯 结彩 , 挂着 大红 

金永规划 指挥 ,尹奉 吉和李海莺 

扮作情侣混入会场实施爆 炸。  

多一 个 人 进 入 会 场  就 多一分 危 险 , 我 

决 定 ,改 两 人 为 一  人 执行 任务 

比较偏 僻 , 灯 昏暗 , 人 稀少 。 路 行   小 野才走 出去 四五十米 ,突然从 

小巷 里飞 出来一个 蒙面人 ,二话 

横幅标语 。  

4月 2   9 H,天刚 蒙蒙亮 , 虹 

口地 区已实行戒严 ,公 园 附近交 

令他们 颇费踌躇 的是 ,虽然  他们都会 日语 ,对付宪兵 的盘查  比较容易 , 但是如何携带炸 弹? 可  以肯定 日军戒 备是 相 当严 密 的 ,  

对 韩籍 人 士尤 甚 。金 永献 计道 :   “ 据悉 H军祝捷 大会 定在 上午 l 1   时开始 , 下午方散 , 已通知 H侨 自   带 午饭 茶水 ,不 如把炸弹埋 在饭 

盒里 。”  

通 断绝 , 岗哨林立 。上午 8 时起 ,  

接受 检阅 的 H军第九 师团 以及驻  沪海 军共 两万余人 ,浩 浩荡荡开  进 了虹 口公园 。1 钟 , 加观  0点 参

礼庆祝 的 日侨 、 韩侨开始 进场 , 应  邀观礼 的各 国使节也先后到达 。  

这时 ,一辆 奥斯汀轿 车拐上  通往虹 口公 园的老靶子路 ,车上  坐着三个人 , 永驾车 , 金 另两个 是  尹奉吉和李海莺 。 轿车缓缓刹住 ,   金永神色严 峻地说 :前 面街 口已  “ 布下 了路 障 , 还架 着机枪 , 日军 防  范 比我们预料 的要严得 多 ,多一  个人 进入 会场 就多 一分 危 险 , 我  决定 , 改两人为一人执行任务 。”   “ 我去 !” 尹奉 吉和李海莺 异 

口同声 。  

不说 , 挥动双掌 , 来个 “ 猛虎掏心 ”  

直取 小野。 小野 一惊 , 急忙闪身躲  过 ,嗖” “ 地拔 出腰 问手枪 , 对准 蒙  面人 正要 扣动扳机 ,不料被后 面 

安 昌浩点点 头 ,但马上 又提  出一个 问题 : 日军要 是打 开饭 盒  “ 检查 怎么办 呢?此种做 法不 十分  保险 。”  

的蒙 面人 飞起一脚 ,冷 不防将手  枪踢掉 。 小野使 出柔道术 ,嗨 ” “ 地 

尹奉 吉眼神一 亮 ,说 :我可  “

以找 小 野 保 驾 ,是 不 会 受 检 查 

的 。”  

声 大吼 ,与两个蒙 面人拼死搏 

斗。 他本来功夫平平 , 怎是两位好  汉 的对手 ,只几招就被 打得气喘 

吁吁 ,没有招架 之功 了。正在这 

原来 ,尹 奉吉在街 头摆熟食 

摊 以卖 卤菜 为掩护 ,小 野是 日本  宪兵军曹 , 常来摊子买 卤菜 , 日 为  

时, 尹奉吉挑着担子过来 了。 他放 

下摊子 , 抡起 扁担冲过来 , 日语  用 大

喊 :小野 君 ,别慌 张 ,我来助  “

“ 由尹奉吉执行 , 与 H本 军  他 曹小 野 有 约 ,成 功 的把 握 要 大  些 。” 金永毅然作 出决 断。  

后方便 ,尹奉 吉有意 给他 占些便 

宜, 由此相熟 。 昨天小野又来熟食  摊, “ 说 天长 节 ” 要去 虹 口公 园 门  口维持治安 ,要 尹奉吉 到时给他 

送几只鸭肫 。  

你 !’ 罢 , ’ 说 扁担使得呼呼风响 , 直  逼两个汉子 , 蒙面人落荒而逃 。   尹奉吉拾起 地上 的手枪 还给  小 野 , :太君 , 说 “ 您受惊 了。”  

小野接过手 枪 ,抹 了一把 额 

“ 坚决 完成任务 !” 尹奉吉伸 

出手来 , 与战友作生死 之别 , 三双  手 紧紧握在一起 。  

安 昌浩一 听满心欢 喜 ,觉得  小 野是个可 以利 用 的人 物 ,但是 

尹奉 吉提着饭盒 ,里面放着 

炸 弹 , 在人 流里 , 混 慢悠悠来 到公  园入 口处 。他见 日军宪兵 虎视眈 

光凭 这点 “ 情 ” 交 还不 够 , 要加 深 

“ 感情 ” 于是他忙与王亚樵联系 , 。  

上的汗珠 , 出拇指 , 伸 对尹奉 吉赞 

道 :你 , “ 良心大大的好 ! 我的最好 

的朋 友 !”  

眈 ,仔 细地 盘问和搜查 每一个侨  民, 却不见 小野 的影子 , 知道情况  有变 ,心里不 由咚咚直跳 :怎么  “

办?”  

请求 配合 。  

第 二天下午 ,小野照例 又来  尹奉 吉的熟食摊买 鸭肫 。尹奉 吉 

尹奉 吉笑 了笑说 :我这小 生  “

意, 还望太君 多多关 照。”   “ 的 !好 的 !” 好 小野连 连点 

头。  

抱 歉地笑着说 :太君 , “ 对不起 , 鸭  肫 全卖完 了 , 过一会儿才有 货 , 要  

您 晚上 8 点来 吧。”   “ 不会 收摊 ?” 野不放心 地  小

问。  

尹奉吉 紧张地思索着 , 突然 ,   他发现一位 日侨少妇胸前抱着 一 

个 4岁左右 的小男孩 ,手里还 提 

三 、 随人 愿 。 奉 吉 混 进  天 尹

虹 口公 园 

着一只饭盒 ,孩 子的双手捧着 一 

束刚采下 的鲜花 , 开得正艳 。 母子 

俩挤在男男女 女的人流里往公 园  门 口挪动 。 他计 上心来 , 忙到附近 

的玩具店买 了一把 五颜 六色 的气 

“ 不会 , 我专 等您哩。”   小野 按时来 了 ,他 特别爱 吃 

鸭肫 , 了两只 , 买 用纸包 好塞进 口   袋里 , 沿着小街往 回走 。 这条小街 

随着 “ 长节 ” 天 的临 近 , 口 虹  

公 司 门 口搭起 了高大 的牌 楼 , 公  园 内大草坪 正上方是临 时搭建 的 

球 ,将 吊绳握在 手中 ,往人群里 

挤。 那小男孩 见了气球高兴极 了,  

国使节在 坐。王亚樵和安 昌浩 曾 

告诫他 , 千万不可 误

伤西方人 , 避  免 引起 国际纠纷 , 于是 暗暗心焦 ,  

见尹奉吉单身一人 , 引起 了怀疑 ,  

喝 问 :你 的 , 么的干活?” “ 什 尹奉  吉掏 出良民证 ,从 容 回答 :我 是  “ 韩 国侨 民, 参加祝捷大会的。”   宪兵仍然在 审视 ,没有放 过 

他 。蓦地 , 尹奉 吉发现 了小野 , 连 

不要鲜花 , 吵着要妈妈买气球 。 尹 

奉 吉 趁机 近前 ,微笑 着逗 他说 :   “ 小乖乖 , 我给你气球 。 一边说一  ” 边把 小孩亲昵地抱进 怀里 ,紧挨  着 日侨少妇往公 园门 口走去 。这  当儿 ,尹奉吉 已迅速将饭 盒里 的  炸弹抽 出来 塞在 胸前 ,被小男孩 

只有耐着性子等待机会 。  

白川 的演 说半个小 时后 终于  结束 了 , 接下来是有关 “ 沪战争  淞 大会 ” 的内容了。 国领事 因本 国  各

忙 呼叫起来 , :小野君 , 说 “ 我按 时 

政 府 指 令在 中 日冲 突 中严 守 中  立, 因而 只参加 “ 长节 ” 祝活  天 庆

动 , 回避“ 而 祝捷 ” 的内容 , 纷纷 向  自川告辞 。   如今检 阅台上 是清一色 的 日   酋 ,尹奉吉捕捉到 了投掷炸弹 的 

给你送 来鸭肫 , 就是找不 到你 , 人 

群慌乱 , 我把它丢失 了。”  

的身子挡住 。 他们来 到入 口处 , 宪 

兵紧 紧地注视着 ,以为他俩是一  对夫妇 , 检查 了饭盒 , 挥手让他俩 

进去 了。  

小 野点 点头 ,对那 宪兵 说 :  

“ 的 ,我 的好 朋友 ,大 大 的好  他

人 。”  

尹奉 吉顺 利 地进 入 了会 场 ,   不 由心 中暗喜 ,小 男孩玩够 了气  球还 给了他 ,仍然 拿着鲜花 又 回  

尹奉 吉出 了大 门才 透了一 口   气 ,不料 后面那个带着 小男孩 的  日侨少妇指着他 向宪兵 大喊 :这  “

最好时机 。 他屏 住气 , 悄悄将手伸  向裤袋里 , 紧紧握住 了炸弹。   “ 捷 ” 的第 一 项 内容 是 阅  祝 兵。 阅兵开始 了, 两万余 名 目军持 

枪立正 , 同唱 日本 国歌 。   真是天 赐 良机 !尹奉吉趁 周 

到妈妈 的怀抱 。尹奉吉走 到检阅  台的左 侧 , 是指定 日侨 、 侨站  这 韩 立 的地方 , 飞快地扫 了一 眼 , 他 这 

里距 离检阅台六七米 ,位置 在 日   本军 政头 目的背后 ,避开 了整整  齐齐坐 在正 面草 地 上的 日本 兵 ,  

个韩 国人 就是掷 炸 弹 的杀手 , 快 

抓住他 !”  

宪兵 一拥 而上 , 凶神恶煞 。 面  对着包抄过来 的 日军 ,尹奉吉 白  

投 弹方便 , 又不易被发现 , 易从  容

容脱逃 , 是最佳 的地方 。  

面对着包抄过来 的 日军 , 尹奉吉 自知难逃魔 掌 , 他 

高 举 拳 头 放声 大 呼 :成

功 啦 ! 利 啦 ! 韩 民 国独  “ 胜 大

立 万 岁 !’ ’  

围的人全神贯注地 唱歌 ,取 出炸 

四 、 炸 弹 正 落在 检 阅 台 中  间 。 上海 日本 派遣 军总 司令 白  驻

川毙命 

知难逃魔 掌 ,他 高举拳头放声 大 

呼 :成功啦 ! “ 胜利啦 ! 大韩 民国独 

立万岁 !”  

扩音 喇 叭传来 一 声 口令 , 参 

加检 阅 的 日军 “ ” 唰 地起 立 , 原来  是总司令 白川 到了。前 有战 车开  道 ,后有卫 队相 随 ,白川身板 笔  挺, 表情 庄重 , 手敬礼 , 军乐  举 在

弹 , 开保 险栓 , 拉 瞄准 目标 , 地  猛

甩, 炸弹飞 了出去 , 落在检 阅  正

台中间。 弹随后爆炸 , 炸 日本驻沪  留 民团行政委 员长河端 贞次等 当 

他在仰天大笑 中英勇被捕 。  

即被炸死 ;白川 义则身 中多块 弹  片 ,至 5 2 月 6日抢救 无效死亡 ;  

日军第九师 团长植 田谦 吉 、日本  驻华 公使 重光 葵均 被炸 断一 腿 ;  

五 、王 亚 樵 设 法保 护 了韩 

声 中绕场一周 , 太阳旗摇曳挥舞 ,  

掌声 、欢呼声 响成一 片 ,震人耳 

膜。  

侨。 又安全 转移 了策划 暗 杀的韩 

国独 立党 的同 志们  祝捷 大会 变 成 了追 悼 大会 ,   日方脸面丢尽 ,欲将爆 炸归罪于 

白川登上 检阅 台,由 日本驻 

亦有其他 多名 日本 军官 、士兵 伤 

亡。  

华公使重光葵介 绍与各 国使 节见 

面 ,然后居 中坐定 。他清 了清嗓  子, 对着话筒 先行发表庆祝 “ 天长 

尹奉 吉甩 出炸弹后 ,趁着 混  乱, 弯下腰 , 飞快 脱下外 面笔挺 的  西装 , 出摆摊 时穿的便衣 , 在  露 混 人堆里 , 向公 园门 口挤去 。 宪兵立  即增 岗加哨 , 警戒更加森 严 , 他们 

中国, 借机 发难 , 开侵 略战 争 。 重  

然而 , 爆炸是发生在 E租 界 , t 掷炸  弹的又是韩 国人 , 时难 得 口实 , 一   便对尹奉吉滥施酷 刑 ,想从他嘴  里得到有关 中国人 指使或参与 的 

节” 的演说 。尹奉吉立在人群 中,  

本想趁 敌人 不注 意实 施爆 炸 , 却 

又犹豫起来 ,因为还有 好几个外 

敢死队员 , 要钱何用 

◎文 / 佚

1 9 8年 3月 2   3 7日清晨 ,   上 日军矶谷部 第六 十三联 

队攻破 台儿庄 东北角 ,我第 三 十 

名 

死 队员每人赏大 洋 3 块 时 , 0 队员  个个 拒 收 , 一致表 示: 我们连 命都 

不要 了 , 要钱 干什 么 !   当晚 ,敢死 队分 成 6 战斗  个 小组 ,摸 出西 门,在炮火 的掩护 

黄林村 的黄樵松 师长命令 一五八  团三 营副 营 长时 尚彬 带领 七连 、   八 连增援庄 内池峰

城守城部 队。   当七连 冲进 台儿庄 时 ,先 打 

进 庄的八连官兵在 日军重机枪 狂 

师守城官兵 与 日军展 开激烈搏 

杀。  

双方推进推 出 , 形成拉锯 战 ,   我军虽多次奋 战 ,但都 没有将 日  

军赶 出庄外 。   全 师 经 过 与 日军 几 天 的激 

扫之下 , 已全部阵亡 。  

下 , 近仅一墙之隔 的 日军阵地 。 靠  

在一 阵急促的炮火 准备后 ,王范  堂 一声令下 ,敢死 队员们 一跃而  起, 跳人墙 内与 日军厮杀在一起 。  

经 过 约 1 小 时 的战 斗 ,   个 日

至3 1日, 连 10余人 只幸  七 3 存 下来 5 7人 , 排 长 全 部 牺  3个 牲 ,阵地前 留下 了 日军 2 0多具  0

尸 体。  

战 , 团长伤亡 了 3人 ;2个营  4个 1 长 只活下 2 ,一 线战士亦 所剩  人 无几 , 但他们仍 据守庄 内一 隅 , 死 

拼不退 。   日本 电台宣称 ,已将 台儿庄  全部 占领。   当天上午 ,驻 守在 台儿 庄外 

池 峰城 当机 立断 ,命令七 连  连长 王 范堂 将仅 存 的 5 7名战 士 

集 中起来 , 组成敢死 队 , 日军展  对 开最后搏 杀。  

军丢下 6 0多具尸体 , 狼狈退逃 。  

我敢 死队员 以 4 人牺 牲 , 4 仅 

1 3人幸存 的代价 , 一举将 日军赶  出台儿庄 ,赢得 了整个 战局 的主 

动权 ,奠定 了台儿庄会 战的胜利 

敢死 队员们 手持长枪 ,斜挎 

大刀 , 腰里挂满 手榴弹。 当宣 布敢 

基础 。圜 

证据 。但尹奉 吉坚不 吐实 ,只称 

“ 大韩 民族老少 皆我 同党”  。

日方开展 大搜 查 ,在 上海 的 

联 合 第 十九 路 军 爱 国将 领 蔡 廷 

呼啸着驶 出上海 。车上有 几个特  殊 的人物 : 个司炉 、 两 四名乘 警和  三位女列 车员 , 他们便是安 昌浩 、  

金永 、 李海莺 等独立党人 , 王亚  在

楷 、蒋光 鼐策动上海各 界谴责 日  

军 滥捕无辜 ,西方 国家舆论也都  诘 问声讨 , 日方成 了众矢 之 的 , 不  得不将被捕 的韩 国侨民释放。  

但是 , 日军 的便 衣特务在各  处 暗访搜 捕安 昌浩 、金永等独立  党成员 ,不惜 花几 十万 大洋买他  们 的人 头 , 活动极 为猖狂 。 王亚樵 

韩 国侨 民首 当其 冲 ,每天都 有不 

少韩 国侨民被捕 。为 了营救被捕 

樵 的巧妙安 排下 ,化装后 同中 国 

铁道人员上 了列 车 ,神不 知鬼不  觉地 在 E军 的眼皮 底下 飞 走 了 。 l  

的韩 侨 ,王亚樵 与安 昌浩定 下一  条妙计 ,由金永 以书面形式授 书  上海报社 ,自称是爆 炸祝捷会 的  组织者和指挥者 。   第 二天 , 申报》在头版 显著  《

位置报

道 :本报 昨 日收到虹 口公  园爆 炸案之 函 ,自署 韩人独 立党  金永 , 述谋刺杀 日要 人之经过 .   内

他们辗转江 苏 、 广州 等地 , 面抗  全

战爆发后 , 昌浩 、 安 金永 又去了天 

十分 清楚 ,韩 国志士处境非 常危  险, 随时都有被捕 的可能 , 便想方  设法立 即安排他们撤离 上海 。  

此 时 , 日方 已胁 迫上海 当局  全市戒严 , 宪兵军警 、 衣暗探封  便 锁 了码头 、 车站及各个交 通道 口 ,   妄 图一 网打尽独立 党 ,一时上海 

津, 继续从事抗 日复 国活动 。   13 年 1 月 3 92 2 0日,尹奉吉  在 日本金泽郊 外被 杀害 , 时年 2  5

岁 。如今 , 海市虹 口公 园( 上 今称  鲁迅公 园) 建有一 座“ 梅亭 ” 以纪  ,

容为英 文打字之文件 , 题为《 口 虹   公 园爆 炸案真相》 并 附有杀手 尹  ,

奉吉 出征前 照片一 帧。  

念尹奉吉 ( 号梅轩 ) 。每年 的 4月  

2  t 即事 件发 生 日, 奉 吉 的  9E, 尹

金 永 的署 名信 一 经公 开 , 全 

国各大报纷 纷转载 ,日方嫁祸 于 

滩风声鹤 唳 , 杀气森森 。  

故乡韩 国忠清南道 礼 山郡 ,都要  举行 梅轩文化节 ,以纪念这位英 

天深夜 ,一辆开往 南京 的 

中国的谣 言不攻 自破 。王亚樵 又 

列 车在 日方 军警 的严 密 监视 下 ,  

勇献身的志士 。圜 

仰天大笑出门去

  千年之前,彭泽县衙。一个官卑职微的中年人愤然地将县令官印挂在了大堂之上,他要走。

  面对再三挽留的衙役们,他冷笑一声:“岂教我甘为五斗米折腰,拳拳而事乡里小人焉?”全无惺惺作态,不作丝毫留恋,一振衣衫,便从彭泽县衙中翩然踏出,去问津那方梦中的桃源。

  等待他的是一贫如洗的日子:环堵萧然,难避风日;短褐穿结,箪瓢屡空……孤凄悲苦,竟至于斯!难道他不曾犹豫过?难道他不曾歆羡过那锦衣玉食的生活?但他又何尝不知,腌�污浊的官场岂是久耽之地?他喟然叹息:“富贵非吾愿,帝乡不可期。”不做瑶池中的锦鳞,甘为东篱下的残菊。不是孤芳自赏,到底是魏晋风骨――即使吹落北风中,也是一抹盈袖的暗香。

  于是,千年以后,那方桃源上依旧立着一个熟悉的身影:斗笠、蓑衣、拄杖、荷锄。南山的风,伴着呼声,徐徐而来:“归去来兮!田园将芜胡不归?”余音袅袅,言声切切,莫不是心灵的呼喊?

  他本不愿留名,却于不觉中在历史的天空上淡然书下自己的名字:五柳先生――陶渊明。

  物换星移,几度春秋。数百年后,在繁弦急管的长安夜市上,清冷的酒肆中,一个白袍男子正对月孤酌。

  居于富贵之乡的他却苦闷异常:虽名满天下,虽令贵妃捧砚、力士脱靴、御手调羹,虽有“谪仙”之美誉……但久处天子身侧,他终于明白过来:君王看重的只是他的盖世文才,终究不肯委以重任。而自己。不过是权贵们借以取乐的一具玩偶,一具写得华美诗文的玩偶罢了。

  宏图难展,不是怀才不遇,却是――自己天生与王侯公卿无缘。借酒销愁,更添愁上愁。一番痛苦的纠缠后,他道了声:“也罢!美人如花隔云端,上有青冥之高山,下有渌水之波澜,天长地远魂飞苦,梦魂不到关山难。长相思,催心肝!天意如此。我又何苦逡巡彷徨,久作留恋?”

  金撙清酒如何,玉盘珍馐如何,赐金放还又如何?我偏要白鹿青崖,逍遥游仙!他高呼一声:“我去也!”飘然而出,重又仰天大笑出门去。不过,这一次发的是俊逸绝尘之笑,出的乃荣华富贵之门。

  酒!剑!他提着三尺青锋,托于千杯杜康,抉几缕清风傍身,揽一轮明月入怀,遁入天地山川之门。“我本楚狂人,凤歌笑孔丘。手持绿玉杖,朝别黄鹤楼。五岳寻仙不辞远,一生好入名山游……”如此。他定然是谪仙无疑――旁人哪有这遨游太虚,傲笑红尘的气魄?足踏紫电,剑啸清霜,他的山、他的水、他的狂放、他的仙气……都在此刻集聚――再提上几壶美酒点染一番,立时便醉!醉了太白,醉了庐山银河落九天,醉了黄河之水天上来,更醉了盛唐的千里皓月。

  一醉百年。百年里,天下毕竟是李唐的天下。山水却终究是太白的山水。

  再过数百年,大江上,一叶扁舟。舟首之人,峨冠博带,茕然而立。

  空气中再没了阴霾。他却不觉茫然:若非那场令人刻骨铭心的“鸟台诗案”,自己又岂能自云谲波诡的党争中全身而退?悠悠天道。当真如此神妙莫测?看来,上天待我不薄了。

  初到黄州,居于定惠禅院,正值身旁“亲朋无一字”的凄凉之际。却还要吟出“疑是幽人独往来。缥缈孤鸿影”这般不食人间烟火气的词句。莫非他已由“寂寞沙洲冷”的孤寂中悠然退却?定是如此:当一切怅然、惘然、怏然、恻然、怆然向他纷至沓来之时,却只当得一个旷然的微笑,他释然了。待回首多年宦海沉浮,却又恍若隔世。他恍然有悟:你纵有匡扶宇宙之才,拔山盖世之气,终是“寄蜉蝣于天地,渺沧海之一粟”的人。既是人,便当知天地之间,物各有主;非你所有,一毫莫取。只因你终究是要返归于天地的,便如再醇厚的香茗,终要复归于平淡一般。

  三教兼修的他,原本于儒,欲兼济天下;今出于佛老之间,便宠辱不惊。回复自然之子的本色了。昨日的那个自命不凡、锋芒毕露的苏子瞻早湮没于村野之中,随了黄州东坡的百草;而今日之我,正是自东坡上、陋室中洒然步出的苏东坡。

  世事总如一场大梦,而他终于猝然惊醒,却见眼前江天寥廓,浩浩汤汤,横无际涯。一阵潮头袭来,汹涌地拍打着江畔的山石――石破天惊。一时间,他胸中豪气勃发。一声呐喊,便惊雷也似的炸响开来:“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声吞日月,气壮山河!顿悟后的人自然能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梵文音译,意即“无上正等正觉”),无异脱胎换骨,总能予这世间以震撼。于是,这声惊雷,响彻万古长空,换得百世的倾慕,千秋的仰望。

  千古风流人物,莫非他不在其中?

  此刻方才明白,这一切原是上苍早已安排妥当的:彭泽县令、赐金放还、乌台诗案。却是要见其本心。只等他们想明了、悟透了,越过那道不属于自己的门,再果敢地关上;坚定地迈步时。却发觉在门后自有新的天地,已等候多时。不由道一声:“久违了!”仰天大笑出门去,方有桃源泽被后世,朗月醉卧红尘。大江震彻千古。

  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作久耽人?失之东隅,得之西隅;出于樊茏,还于自然。

  

  责任编辑 吴华锋

考不上法官才当律师?仰天大笑出门去。。

“你是考不上法官才来当律师的吧?” ——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

来源:无讼阅读

今天是2016年6月19日,在农历上是五月十五丙申年甲午月壬申日,对很多人只是个天气晴朗的星期天,但是对于我来说,今天是公务员考试体检的日子,我在之前的笔试面试中拿了双第一,我觉得这已经够了,我已经证明我自己了,体检我不会去了。留给第二名吧。

我知道有很多朋友考的成绩比我高,考的地区比我难考,会说我的成绩很水,不能证明什么,但是我只想证明给我看,只想给很多犹豫要不要继续做律师下去的年轻律师及实习律师看。我(我们)不是“考不上法官才来做律师的”。

好像,我们这代人从出生开始,每个人身上都带了原罪,只有考上公务员,才能算是真正有面儿的人。好像,中国部分律师从执业开始,也自己觉得带了原罪,对他们来说,只有公检法辞职出来的才算是有面儿的律师。我有位学霸朋友,她是许秋莉律师,自小学霸,高考六百好几,中央民族大学的本硕连读的高材生,可是第一次到某律所见某合伙人面试官时,他问她你没考公务员吗,她说没有,也不准备考,他说你是不是学习把脑子学坏了?她听完这话非常受伤,因为不愿意在体制内,认为体制外的律师更加自由更加接近理想能做想做的事情帮助能够帮助的人她才做的律师。可是,我们的圈子内的、我们身边及远方的人,总是根深蒂固的官本位,我有很多公检法司的朋友,他们很多已经身在高位,但他们很想辞职做律师,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可是因为身边人的看法,因为前后左右的挤压,无法成型。这个社会可怕的不是经常上微博头条各种事件、不是穷、不是丢掉工作,甚至不是突遇灾厄。真正可怕的是,背后嚼舌根,是“我是为你好”,是“世界上只有公务员好”,是“梦想啥的都是小学生才信的话”,是自作聪明的人想当然的认为你该走“他们”认为正确的路。凭什么?有一句话说的是,我来到在这个世上,就没有打算活着回去。你认为好的路你就去走吧,我只走我想走的路。我考这次法官,就是无聊的想证明一下,我不是考不上法官才做的律师,我也不会去做,让第二名尝尝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感觉。世上不只有苟且,还有远方。也激励我的当事人们,虽然生活中可能会有坎坷,但生命漫长,有各种有趣的事,不要为了一两件难过的事,就真的难过。也要要楚天阔。也要大江流。也要望不见前后。才能对月再下酒。我们生活在有这么多波澜壮阔诗句的国家,人生也要过得有诗意一些,不是吗?

有时候,经常看到微博上律师群体和法检群体为了一点小事争吵,争吵到最后,一小部分法检朋友最终会鄙视律师:你们的门槛较低,只过了一个简单的司法考试就做律师了,我们不单要过司法考试,还要考过公务员考试,比你们要难得多,同样的,也要精英的多!当然,绝大多数法检朋友都是客观理性,尊重律师的。但是不能否认法律共同体中存在这样一条鄙视链。

我承认,在过去,在公务员最热的十年,确实有这样的情况,公务员考试犹如千军万马过独木桥,尤其是法检系统的公务员考试,不单单要先过司法考试,还要跟一大批人pk公考,笔试面试全部通过,才能上岸。但是现在已经很不一样了,许许多多的法学生,从学校里出来就直接奔向律所,从实习生做起,从打杂到实战,经过各种培训,克服经济上的、人际上的、法律上的各种困难,也要面对各色人等,好老板、坏老板,经历社会的尔虞我诈,从一个小白兔,成长为一名合格的战士(执业律师),不比法检容易。法检有组织的保护,我们没有,我们不单单要面对法律问题,我们还要面对优胜劣汰的市场经。 我见过的律师,拿我自己为例,我周一到周五不单单要到各种远近地方开庭,还要开拓案源,还要利用一切空闲时间充电学习,去参加行业内外的培训,不然就会被市场所淘汰。现在的时代,已经今非昔比了。

前几天看到的一个很有意思的封面,法律职业共同体,其实都走的有点身不由己。

老树画画写过一首小诗:你问我要去向何方,我指指大海的方向。你当你的公务员,为啥要和你一样?可是要做到这点特别难,得知我不会去体检,要继续做律师的消息,首先是我的父母给我打电话,要我考虑好,说去做法官风光。然后是我的大学同学给我发微信,说:正你要考虑清楚,做法官要比做律师体面,社会地位要比律师高到不知道哪里去了。因为是同学,我知道他这样说是“为我好”,我只能跟他解释我现在做律师做的还不错,而且现在司法改革,就算进去也前途未卜。他觉得我不听他的好言相劝,就回我:生活不是演给别人看的。最后有点不欢而散。

和同学的对话

好吧,你觉得我是在演,那我就是在演吧,这是我努力的结果,我就是想折腾证明下我自己,我利用几个星期天做到了。这就够了。每个人对每件事的看法都会不一样,在价值观上,找到能够认同自己的就好了。

我本人其实特别崇拜法官,我想起来小时候看一部韩剧,名字已经忘掉了,讲的是一个少年白天晚上不但要赚钱养弟弟妹妹,还利用各种时间用功读厚厚的法律书刊,最后考上了最好的法律院校,成长为受人敬仰的法官的故事。这部电视剧对我影响很大,导致我也立志做一名法官。今年一月份的时候,我在北京某郊县法院有一个案子,审判过程中被被告提了管辖权异议,我往返城区和郊县很多次,因为一次书记员的疏忽,我不得已跟法官争吵了一架,吵完后,我对法官道歉,我说我尊敬法官了,我实在不想跟您吵架,但是换位思考一下,您如果是名律师,您会怎么做?我继续说:我真的特别特别尊敬法官,我甚至从小的理想就是做一名法官。那位法官听到这句话,本来已经走到门口了,她扭头充满温暖的对我神秘的笑了一下。

过一个月后,书记员跟我联系,说主审法官已经辞职了,案子已经移交到庭长手里了。我大吃一惊。后来案件管辖权异议成立,但是被告自己履行了合同,原被告庭外和解了,结果非常理想。我偶然得知她在某个法官辞职微信群里,我拜托刚认识的群主告诉她那个案子的结果,以及我向她表示歉意。她后来回我说也向我表示歉意,那是她工作的疏忽,祝愿我工作顺利。法律共同体,可以不对立,可以角色互相转换,可以有诗一样的经历。哲学家霍华德瑟曼说:不要问这个世界需要什么,要问问是什么让你感觉活着。然后就去做吧。因为这世界需要的,就是这些有生命的人。

最后,以《曾经的你》结尾吧,大学时代一个现在做了警察的同学当时推荐给我的,至今难忘:

曾梦想仗剑走天涯

看一看世界的繁华

年少的心总有些轻狂

如今你四海为家

曾让你心疼的姑娘

如今已悄然无踪影

爱情总让你渴望又感到烦恼

曾让你遍体鳞伤

DiLiLi……

走在勇往直前的路上

DiLiLi……

有难过也有精彩

每一刻难过的时候

就独自看一看大海

总想起身边走在路上的朋友

有多少正在疗伤

DiLiLi……

不知多少孤独的夜晚

DiLiLi……

从昨夜酒醉醒来

每一刻难过的时候

就独自看一看大海

总想起身边走在路上的朋友

有多少正在醒来

让我们干了这杯酒

好男儿胸怀像大海

经历了人生百态世间的冷暖

这笑容温暖纯真

每一刻难过的时候

就独自看一看大海

总想起身边走在路上的朋友

有多少正在醒来

让我们干了这杯酒

好男儿胸怀像大海

经历了人生百态世间的冷暖

这笑容温暖纯真

这笑容温暖纯真

http://www.yidianzixun.com/n/0Dbl6NHa?s=1&appid=xiaomi&ver=3.6.4&utk=0bqns2yz(

仰天大笑出门去,从此年年敬梅君

  1932年1月28日,日军向驻守上海闸北的中国国民革命军第十九路军发动进攻,中国军队进行了一个多月的顽强抵抗后全线撤退。在上海的日本军政要人决定借4月29日庆祝“天长节”(昭和天皇生日)的机会,在虹口公园举行“淞沪战争祝捷大会”。日本侵略者万万没有想到,这天在虹口公园等待他们的,竟然是一顿“炸弹大餐”。日军上海占领军总司令白川义则被炸死,日本驻华公使重光葵也当场被炸飞了一条腿。

  

  一、国仇家恨,难解难消;中韩联手,暗杀日酋

  

  二战时期,日本变韩国为殖民地,众多韩国爱国志士被迫流亡中国,韩国人安昌浩和金永在上海组建了独立党,从事反日救国运动。

  安昌浩与“上海滩第一暗杀高手”的斧头帮帮主王亚樵曾一道出入孙中山先生门下,相识已久,友谊渐深。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王亚樵在沪上反日除奸,与安昌浩互为支援。

  1932年的一天,安昌浩给王亚樵打来电话,说他们独立党目前经费困难,想找他借些钱。王亚樵满口答应,约定晚上9点在华光饭店二楼包厢见面。

  晚上9点,安昌浩如约而至,王亚樵当即拍板,慷慨资助独立党经费3000大洋,并说:“昌浩兄,钱是后盾,我们把宏伟印刷厂赠与贵党,这厂子生意好,很能赚钱,以后贵党就不愁经费了。”

  安昌浩十分感动:“九光(王亚樵的字)兄无私援助,真是太感谢了!以后有用得着小弟之处你尽管吩咐。”

  “并肩战斗,何分彼此。”王亚樵笑了笑,接着神色一变,显得为难地说,“如今有件事情要仰仗你。”

  原来,驻上海日本派遣军总司令白川将在4月29日,借庆祝“天长节”之际举行“一・二八”事变祝捷大会。4月29日是日本天皇的诞辰,日本人叫“天长节”,按惯例,每年这一天,居留上海的日本侨民都要隆重集会,遥祝天皇健康长寿。白川把祝捷会安排在日租界内的虹口公园召开,王亚樵计划在祝捷会上暗杀白川。可是为了确保会场安全,日军在会前五天就将虹口公园戒严了,并不许中国人入内,王亚樵希望安昌浩能帮他想想办法。

  安昌浩欣然允诺。

  

  二、找到一个“日本朋友”

  

  保康里安昌浩寓所内,门窗紧闭、帘幔低垂,四个韩国人围桌而坐,谋划爆炸日军祝捷大会的具体行动。除主人外,另三位是独立党专事暗杀的高手金永、尹奉吉和李海莺。李海莺是个女性,年轻漂亮、风情万种。最后商定,由金永规划指挥,尹奉吉和李海莺扮作情侣混入会场实施爆炸。

  令他们颇费踌躇的是,虽然他们都会日语,对付宪兵的盘查比较容易,但是如何携带炸弹?可以肯定日军戒备是相当严密的,对韩籍人士尤甚。金永献计道:“据悉日军祝捷大会定在上午11时开始,下午方散,已通知日侨自带午饭茶水,不如把炸弹埋在饭盒里。”

  安昌浩点点头,但马上又提出一个问题:“日军要是打开饭盒检查怎么办呢?此种做法不十分保险。”

  尹奉吉眼神一亮,说:“我可以找小野保驾,是不会受检查的。”

  原来,尹奉吉在街头摆熟食摊以卖卤菜为掩护,小野是日本宪兵军曹,常来摊子买卤菜,为日后方便,尹奉吉有意给他占些便宜,由此相熟。昨天小野又来熟食摊,说“天长节”要去虹口公园门口维持治安,要尹奉吉到时给他送几只鸭肫。

  安昌浩一听满心欢喜,觉得小野是个可以利用的人物,但是光凭这点“交情”还不够,要加深“感情”。于是他忙与王亚樵联系,请求配合。

  第二天下午,小野照例又来尹奉吉的熟食摊买鸭肫。尹奉吉抱歉地笑着说:“太君,对不起,鸭肫全卖完了,要过一会儿才有货,您晚上8点来吧。”

  “不会收摊?”小野不放心地问。

  “不会,我专等您哩。”

  小野按时来了,他特别爱吃鸭肫,买了两只,用纸包好塞进口袋里,沿着小街往回走。这条小街比较偏僻,路灯昏暗,行人稀少。小野才走出去四五十米,突然从小巷里飞出来一个蒙面人,二话不说,挥动双掌,来个“猛虎掏心”直取小野。小野一惊,急忙闪身躲过,“嗖”地拔出腰间手枪,对准蒙面人正要扣动扳机,不料被后面的蒙面人飞起一脚,冷不防将手枪踢掉。小野使出柔道术,“嗨”地一声大吼,与两个蒙面人拼死搏斗。他本来功夫平平,怎是两位好汉的对手,只几招就被打得气喘吁吁,没有招架之功了。正在这时,尹奉吉挑着担子过来了。他放下摊子,抡起扁担冲过来,用日语大喊:“小野君,别慌张,我来助你!”说罢,扁担使得呼呼风响,直逼两个汉子,蒙面人落荒而逃。

  尹奉吉拾起地上的手枪还给小野,说:“太君,您受惊了。”

  小野接过手枪,抹了一把额上的汗珠,伸出拇指,对尹奉吉赞道:“你,良心大大的好!我的最好的朋友!”

  尹奉吉笑了笑说:“我这小生意,还望太君多多关照。”

  “好的!好的!”小野连连点头。

  

  三、天随人愿,尹奉吉混进虹口公园

  

  随着“天长节”的临近,虹口公司门口搭起了高大的牌楼,公园内大草坪正上方是临时搭建的检阅台,台上张灯结彩,挂着大红横幅标语。

  4月29日,天刚蒙蒙亮,虹口地区已实行戒严,公园附近交通断绝,岗哨林立。上午8时起,接受检阅的日军第九师团以及驻沪海军共两万余人,浩浩荡荡开进了虹口公园。10点钟,参加观礼庆祝的日侨、韩侨开始进场,应邀观礼的各国使节也先后到达。

  这时,一辆奥斯汀轿车拐上通往虹口公园的老靶子路,车上坐着三个人,金永驾车,另两个是尹奉吉和李海莺。轿车缓缓刹住,金永神色严峻地说:“前面街口已布下了路障,还架着机枪,日军防范比我们预料的要严得多,多一个人进入会场就多一分危险,我决定,改两人为一人执行任务。”

  “我去!”尹奉吉和李海莺异口同声。

  “由尹奉吉执行,他与日本军曹小野有约,成功的把握要大些。”金永毅然作出决断。

  “坚决完成任务!”尹奉吉伸出手来,与战友作生死之别,三双手紧紧握在一起。

  尹奉吉提着饭盒,里面放着炸弹,混在人流里,慢悠悠来到公园入口处。他见日军宪兵虎视眈眈,仔细地盘问和搜查每一个侨民,却不见小野的影子,知道情况有变,心里不由咚咚直跳:“怎么办?”

  尹奉吉紧张地思索着,突然,他发现一位日侨少妇胸前抱着一个4岁左右的小男孩,手里还提着一只饭盒,孩子的双手捧着一束刚采下的鲜花,开得正艳。母子俩挤在男男女女的人流里往公园门口挪动。他计上心来,忙到附近的玩具店买了一把五颜六色的气球,将吊绳握在手中,往人群里挤。那小男孩见了气球高兴极了,不要鲜花,吵着要妈妈买气球。尹奉吉趁机近前,微笑着逗他说:“小乖乖,我给你气球。”一边说一边把小孩亲昵地抱进怀里,紧挨着日侨少妇往公园门口走去。这当儿,尹奉吉已迅速将饭盒里的炸弹抽出来塞在胸前,被小男孩的身子挡住。他们来到入口处,宪兵紧紧地注视着,以为他俩是一对夫妇,检查了饭盒,挥手让他俩进去了。

  尹奉吉顺利地进入了会场,不由心中暗喜,小男孩玩够了气球还给了他,仍然拿着鲜花又回到妈妈的怀抱。尹奉吉走到检阅台的左侧,这是指定日侨、韩侨站立的地方,他飞快地扫了一眼,这里距离检阅台六七米,位置在日本军政头目的背后,避开了整整齐齐坐在正面草地上的日本兵,投弹方便,又不易被发现,容易从容脱逃,是最佳的地方。

  

  四、炸弹正落在检阅台中间,驻上海日本派遣军总司令白川毙命

  

  扩音喇叭传来一声口令,参加检阅的日军“唰”地起立,原来是总司令白川到了。前有战车开道,后有卫队相随,白川身板笔挺,表情庄重,举手敬礼,在军乐声中绕场一周,太阳旗摇曳挥舞,掌声、欢呼声响成一片,震人耳膜。

  白川登上检阅台,由日本驻华公使重光葵介绍与各国使节见面,然后居中坐定。他清了清嗓子,对着话筒先行发表庆祝“天长节”的演说。尹奉吉立在人群中,本想趁敌人不注意实施爆炸,却又犹豫起来,因为还有好几个外国使节在坐。王亚樵和安昌浩曾告诫他,千万不可误伤西方人,避免引起国际纠纷,于是暗暗心焦,只有耐着性子等待机会。

  白川的演说半个小时后终于结束了,接下来是有关“淞沪战争大会”的内容了。各国领事因本国政府指令在中日冲突中严守中立,因而只参加“天长节”庆祝活动,而回避“祝捷”的内容,纷纷向白川告辞。

  如今检阅台上是清一色的日酋,尹奉吉捕捉到了投掷炸弹的最好时机。他屏住气,悄悄将手伸向裤袋里,紧紧握住了炸弹。

  “祝捷”的第一项内容是阅兵。阅兵开始了,两万余名日军持枪立正,同唱日本国歌。

  真是天赐良机!尹奉吉趁周围的人全神贯注地唱歌,取出炸弹,拉开保险栓,瞄准目标,猛地一甩,炸弹飞了出去,正落在检阅台中间。炸弹随后爆炸,日本驻沪留民团行政委员长河端贞次等当即被炸死;白川义则身中多块弹片,至5月26日抢救无效死亡;日军第九师团长植田谦吉、日本驻华公使重光葵均被炸断一腿;亦有其他多名日本军官、士兵伤亡。

  尹奉吉甩出炸弹后,趁着混乱,弯下腰,飞快脱下外面笔挺的西装,露出摆摊时穿的便衣,混在人堆里,向公园门口挤去。宪兵立即增岗加哨,警戒更加森严,他们见尹奉吉单身一人,引起了怀疑,喝问:“你的,什么的干活?”尹奉吉掏出良民证,从容回答:“我是韩国侨民,参加祝捷大会的。”

  宪兵仍然在审视,没有放过他。蓦地,尹奉吉发现了小野,连忙呼叫起来,说:“小野君,我按时给你送来鸭肫,就是找不到你,人群慌乱,我把它丢失了。”

  小野点点头,对那宪兵说:“他的,我的好朋友,大大的好人。”

  尹奉吉出了大门才透了一口气,不料后面那个带着小男孩的日侨少妇指着他向宪兵大喊:“这个韩国人就是掷炸弹的杀手,快抓住他!”

  宪兵一拥而上,凶神恶煞。面对着包抄过来的日军,尹奉吉自知难逃魔掌,他高举拳头放声大呼:“成功啦!胜利啦!大韩民国独立万岁!”

  他在仰天大笑中英勇被捕。

  

  五、王亚樵设法保护了韩侨,又安全转移了策划暗杀的韩国独立党的同志们

  

  祝捷大会变成了追悼大会,日方脸面丢尽,欲将爆炸归罪于中国,借机发难,重开侵略战争。然而,爆炸是发生在日租界,掷炸弹的又是韩国人,一时难得口实,便对尹奉吉滥施酷刑,想从他嘴里得到有关中国人指使或参与的证据。但尹奉吉坚不吐实,只称“大韩民族老少皆我同党”。

  日方开展大搜查,在上海的韩国侨民首当其冲,每天都有不少韩国侨民被捕。为了营救被捕的韩侨,王亚樵与安昌浩定下一条妙计,由金永以书面形式授书上海报社,自称是爆炸祝捷会的组织者和指挥者。

  第二天,《申报》在头版显著位置报道:本报昨日收到虹口公园爆炸案之函,自署韩人独立党金永,述谋刺杀日要人之经过,内容为英文打字之文件,题为《虹口公园爆炸案真相》,并附有杀手尹奉吉出征前照片一帧。

  金永的署名信一经公开,全国各大报纷纷转载,日方嫁祸于中国的谣言不攻自破。王亚樵又联合第十九路军爱国将领蔡廷楷、蒋光鼐策动上海各界谴责日军滥捕无辜,西方国家舆论也都诘问声讨,日方成了众矢之的,不得不将被捕的韩国侨民释放。

  但是,日军的便衣特务在各处暗访搜捕安昌浩、金永等独立党成员,不惜花几十万大洋买他们的人头,活动极为猖狂。王亚樵十分清楚,韩国志士处境非常危险,随时都有被捕的可能,便想方设法立即安排他们撤离上海。

  此时,日方已胁迫上海当局全市戒严,宪兵军警、便衣暗探封锁了码头、车站及各个交通道口,妄图一网打尽独立党,一时上海滩风声鹤唳,杀气森森。

  一天深夜,一辆开往南京的列车在日方军警的严密监视下,呼啸着驶出上海。车上有几个特殊的人物:两个司炉、四名乘警和三位女列车员,他们便是安昌浩、金永、李海莺等独立党人,在王亚樵的巧妙安排下,化装后同中国铁道人员上了列车,神不知鬼不觉地在日军的眼皮底下飞走了。他们辗转江苏、广州等地,全面抗战爆发后,安昌浩、金永又去了天津,继续从事抗日复国活动。

  1932年12月30日,尹奉吉在日本金泽郊外被杀害,时年25岁。如今,上海市虹口公园(今称鲁迅公园)建有一座“梅亭”,以纪念尹奉吉(号梅轩)。每年的4月29日,即事件发生日,尹奉吉的故乡韩国忠清南道礼山郡,都要举行梅轩文化节,以纪念这位英勇献身的志士。■

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

出自唐代诗人李白的《南陵别儿童入京》

白酒新熟山中归,黄鸡啄黍秋正肥。

呼童烹鸡酌白酒,儿女嬉笑牵人衣。

高歌取醉欲自慰,起舞落日争光辉。

游说万乘苦不早,著鞭跨马涉远道。

会稽愚妇轻买臣,余亦辞家西入秦。

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

赏析

  李白奉唐玄宗征召进京,此诗是离别儿女时所作,诗中毫不掩饰喜悦之情。诗人只说“别儿童”,而用“会稽愚妇”之典故,是有所指责。詹锳《谈李白〈南陵别儿童入京〉》(载《文史知识》1983年第一期)认为此诗是“把刘氏比作‘会稽愚妇’”。[1]

  李白素有远大的抱负,他立志要“申管晏之谈,谋帝王之术,奋其智能,愿为辅弼,使寰区大定,海县清一”(《代寿山答孟少府移文书》)。但在很长时间里都没有得到实现的机会。742年(天宝元年),李白已四十二岁,得到唐玄宗召他入京的诏书,异常兴奋。他满以为实现政治理想的时机到了,立刻回到南陵家中,与儿女告别,并写下了这首激情洋溢的七言古诗。

  诗一开始就描绘出一派丰收的景象:“白酒新熟山中归,黄鸡啄黍秋正肥。”这不仅点明了归家的时间是秋熟季节,而且,白酒新熟,黄鸡啄黍,显示一种欢快的气氛,衬托出诗人兴高采烈的情绪,为下面的描写作了铺垫。

  接着,诗人摄取了几个特写的“镜头”,进一步渲染欢愉之情。李白素爱饮酒,这时更是酒兴勃然,一进家门就“呼童烹鸡酌白酒”,神情飞扬,颇有欢庆奉诏之意。诗人的情绪感染了家人,“儿女嬉笑牵人衣”,此情此态真切动人。饮酒似还不足以表现兴奋之情,继而又“高歌取醉欲自慰,起舞落日争光辉”,一边痛饮,一边高歌,表达快慰之情。酒酣兴浓,起身舞剑,剑光闪闪与落日争辉。这样,通过儿女嬉笑,开怀痛饮,高歌起舞几个典型场景,把诗人喜悦的心情表现得活灵活现。在此基础上,又进一步描写诗人的内心世界。

  “游说万乘苦不早,著鞭跨马涉远道。”这里诗人用了跌宕的表现手法,用“苦不早”反衬诗人的欢乐心情,同时,在喜悦之时,又有“苦不早”之感,正是诗人曲折复杂的心情的真实反映。正因为恨不在更早的时候见到皇帝,表达他的政治主张,所以跨马扬鞭巴不得一下跑完遥远的路程。“苦不早”和“著鞭跨马”表现出诗人的满怀希望和急切之情。

  “会稽愚妇轻买臣,余亦辞家西入秦”。诗从“苦不早”又很自然地联想到晚年得志的朱买臣。据《汉书·朱买臣传》记载(原文见作品注释):朱买臣,会稽人,早年家贫,以卖柴为生,常常担柴走路时还念书。他的妻子嫌他贫贱,离开了他。后来朱买臣得到汉武帝的赏识,做了会稽太守。诗中的“会稽愚妇”,就是指朱买臣的妻子。李白把那些目光短浅,轻视他的世俗小人比作“会稽愚妇”,而他自比朱买臣,以为像朱买臣一样,西去长安就可青云直上了,得意之态溢于言表。

  诗情经过一层层推演,至此,感情的波澜涌向高潮。“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仰天大笑”,十分得意的神态;“岂是蓬蒿人”,十分自负的心理,诗人踌躇满志的形象表现得淋漓尽致。

  这首诗因为描述了李白生活中的一件大事,对了解李白的生活经历和思想感情具有特殊的意义。而在艺术表现上也有其特色。这首诗善于在叙事中抒情。诗人描写从归家到离家,有头有尾,全篇用的是直陈其事的赋体,而又兼用比兴,既有正面的描写,而又有烘托穿插其间。诗人匠心独运,不是一条大道直通到底,而是由表及里,有曲折,有起伏,一层层把感情推向顶点。犹如波澜起伏,一波未平,又生一波,使感情变得更为强烈,最后喷发而出。全诗跌宕多姿,把感情表现得真挚而又鲜明。

转载请注明出处自考范文网 » 仰天大笑出门去

分享:

相关推荐